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他的前列腺坏了
他的前列腺坏了

他的前列腺坏了

公司的活永远都是干不完的,如果自己不知道爱惜自己,那只能是身体被工作拖垮,没有一个好身体更谈不上什幺生活质量了,就算你有再多钱也没用。尤其作为女性容颜是多幺的重要,繁忙的工作再加上不愉快的心情,只能让自己越来越衰老,衰老意味着失去老公的宠爱,没有了宠爱哪还有激情?

  来这家公司快七年了,为了事业我不停地努力着,从小小的职员做到现在区域经理,确实很有成就感,但也真的很辛苦,享受生活的时间少了,加班的时间根本多的无法统计。最愧疚的就是丈夫,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在我上一家公司里当司机,很正规,不忙,他默默地承担了很多家务。

  从我毕业进第一家公司和他相识、相恋,到结婚生子。他无处不在的关爱着我、包容着我。因为他没什幺文化,初初只给公司开货车,在我的帮助下他开始会了简单的英语,后来给领导开车,美资企业的老外对于能讲点英语的司机还是很看重的。

  他为人忠厚老实,脾气又好,每次心烦或者工作上的不开心,只要想起我快乐的家和数年如一日疼爱我的丈夫,我就会觉得我无比的幸福。想着想着突然一看錶,已经晚上九点了,今天是週六,还是早点回家吧!就这样开车回到家里,他陪儿子在背英语单词。  「妈妈,我今天又学会了几个单词,你来,我读给你听。」儿子一看见我回来,高兴的边跑边说。  「好了,好了,小祖宗,你是妈妈的英雄,你是最厉害的。」  「吃饭了没?」老公关心的问。  「没故得上。家里有吃的吗?」  「你总这样不记得吃东西,这样胃会搞坏的,以后给你带些零食。你先坐会儿,我去给你热饭。」  「儿子,快来给妈妈汇报一下你的English。」就这样等把饭吃完,陪儿子玩一会后时间就不早了,老公又开始哄儿子去睡觉了。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进了浴室,辛苦了一天,每当温暖的浴水轻轻的按摩我的全身时,都会感觉无比的轻鬆。  透过浴室镜子欣赏着自己的肉体,能让丈夫如此的疼爱我,也是因为自己天生条件好,165的个头,皮肤光滑而白皙,虽然生产过,但产后的回复是很成功的。胸部在科学的断奶后不仅饱满而且并不下垂,尤其是臀部,几乎没人能看得出我生过孩子。由于怕阴道鬆弛,我选择了刨腹产。  浴液的泡泡伴随着自己的双手滑过身体每一处,闭上眼睛,右手轻轻的捏自己的左乳,想像是男人的手,乳头被自己揉捏得硬了起来,很快不由自主地左手也慢慢移向了阴部。  很热,右腿踩到浴池边上翘了起来,手重重的爱抚着外阴,想像着那就是男人的大手粗鲁地抚摩着。很快阴蒂需要中指的爱抚了,我的中指不停地在阴蒂上滑圈,那感觉真的好像是男人有力的舌头,弄得自己有点兴奋呢!  『还是赶紧沖完吧!晚上好好的和老公快乐一下。』想到这里,自己感觉脸有点烫,心跳也加速了。  躺在床上,看着老公丝毫没有动静,有点失落,还是我主动点吧!反正都多年夫妻了。我侧过身体头枕在老公的怀里,他也顺势用右手轻轻的搂住了我,我用右腿轻轻地碰着他的小弟弟,右手不停地抚摩着他的胸膛,老公是北方人,个头有178,身材魁梧,当年我就是被他的床上功夫给征服了,想着他的勇猛样子,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。  他的小乳头也早被我摸得硬起来了,我的手慢慢移向他的小弟弟,也是硬梆梆的,我轻轻地把手伸进他的内裤里,非常硬,我用手上下摸着,很大,我如果用两个手都抓不完;两个可爱的蛋蛋,一大一小,软软的,他被我摸得开始喘粗气了。

  我也兴奋地扒掉他的内裤,跪在他两腿之间,先用舌尖像舔冰淇淋一样,从下而上舔他的鸡巴,老公被我刺激得呻吟着,这声音更让我兴奋。很快我把他的龟头整个含在嘴里,真的太长了,就是捅到嗓子眼也还吞不完。  我不停用舌头按摩着他的鸡巴,想像着我的嘴就是阴道,我在用嘴仔细感觉着大鸡巴的冲撞,用舌头仔细地感觉着大鸡巴的硬度,老公被我折磨得「啊啊」叫个不停。  老公像个野兽一样把我扑倒,我顺从地平躺在床上,那厚厚的嘴唇紧紧地裹住我的乳头,有力的舌头不停地快速舔动着。

  我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,太舒服了!我把他的另一只手也拉到我的另一个空着乳房上,就这样他不停地吸着我的两个乳头。他的舌头像通了电一样,电流从乳头传进我的身体,最后彙集在我的阴户,那里已经奇痒无比了,我真希望他能有两个舌头,一同把我的阴蒂一起吸着。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阴部那,他就一边一边吸我的乳头,一边爱抚我的阴蒂,我尖叫着,疯狂地叫着。  实在痒死了,我用双手把他的头推向我的两腿之间,那厚厚的嘴唇和有力的舌头开始爱抚我的阴部,我颤抖着身体感受着,就像是被电击到一样,刺激得受不了。  「插我!插我!我不行了……」我哀求的呼唤着。老公听话地分开我的双腿「噗吱」一声插到底了,我顿时有种感觉那硬硬的棒棒填满了我整个身体。我用力夹着,尽量让阴道收缩,老公开始抽送起来,我的阴道被他的鸡巴冲撞着,好舒服,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停止。  不一会儿,渐渐地感觉老公的鸡巴失去了硬度,我睁开眼睛看他,发现他的脸上有很痛苦的表情,「亲爱的,你怎幺了?」我问。  「有点痛。」他停下来说。  「怎幺回事?」  「可能是那前列腺炎又加重了。」  是的,老公由于长期开车坐着得了前列腺炎。我双手摸着他的脸渴求的问:「那还能继续做吗?」  「估计不行,痛得有点厉害。」说完这话,他的鸡巴完全软了。

  我那炽热的身体像是被浇了一盘冷水。他一头倒在床上扭过脸去不出声了,我难过的趴在他身上,喃喃细语道:「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吧?」他说:「还是我自己去吧!」我再没说话,就这样睡了。

  【完】